有一种爱,叫永不放弃

2011年09月14日 14:32:23
 

    她,一位年过八旬的老人,26年如一日照顾瘫痪的孙子;他,虽然已经27岁,但却从未下地行走过,也从未开口说过话,一切都得由奶奶照料。

有一种爱,叫永不放弃

许琳  陈华  本报记者黄书文

  在云石山乡石背村靠形小组,住着一对祖孙,奶奶名叫宋春发娣,已经82岁高龄,孙子名叫丁贵生,27岁,一个重度残疾患者,他们相依为命26年,26年来,宋春发娣含辛茹苦照顾重度瘫痪的孙子,演绎着一段爱的神话。

1不幸——接二连三失去亲人

  宋春发娣无疑是一个不幸之人,在孙子丁贵生出生之前,全家人的日子虽然清苦,但也还算过得去,至少个个都身体健康,可自从丁贵生降临后,一家人的生活发生了彻底的改变,渐渐地从人间跌入地狱,亲人一个个离她而去。1984年,丁贵生在全家人的期盼中降生了,可让人奇怪的是,他自打生下来就体弱多病,在两岁时更是达到了顶峰,那时,他不是发烧,就是咳嗽不停,虽然辗转各大医院医治,但终因打针过多,落下一身的病根子,不但不能下地行走,就连话都讲不了。“那时,他的腿只有我们的手指大,到了学走路的时候根本站不稳,同龄人都在牙牙学语时,他却一个字都讲不出来。”宋春发娣说到这里声音几近哽咽。

  丁贵生的残疾只是宋春发娣家厄运的开始,接下来发生的一连串事故,让整个家几乎解体。因为医治丁贵生的病,家里已经债台高筑,能借的都已经借遍了,原本在家种田的丁元路(丁贵生的父亲)不得不外出挖煤赚钱,可天不佑好人,就在丁元路上班的第一年,由于煤矿垮塌,年青的他扔下妻儿老小不幸离世,这对一个原本风雨飘摇的家无疑是致命的打击。家里的顶梁柱倒了,全家人陷入了绝境,看到这一切,丁贵生的母亲害怕了,她觉得要是再这样生活下去,自己迟早会被拖累死,于是狠心地离开了那个家,改嫁他人,一走就没有再回来过。父亲离世,母亲改嫁,幼小的丁贵生怎么办?任由其自生自灭吗?宋春发娣没有这样做,她决定替儿子照顾孙子。“哪怕他只能活一年,我也要尽全力照顾他,孙子也是自己的骨肉,我哪能让他自生自灭,不忍心啊!”宋春发娣说。刚开始的2年,因为老伴还在,宋春发娣不用操劳田里的事,她一门心思放在丁贵生身上,她觉得只要有一丝希望,就绝不能放弃对孙子的治疗,两年下来,她不断地为孙子寻医问药,但最终还是回天乏术。1987年,就在丁贵生四岁的那年,宋春发娣的老伴因承受不住过重的压力离开了。老伴、儿子离世,儿媳妇改嫁,孙子又重度残疾,家里只剩下她和孙子两个老弱病残,面对这些,宋春发娣终日以泪洗脸,但她还是没有被生活的不幸压倒,带着孙子坚强地活了下来。“就算再苦再累,也一定要把他抚养成人。”就是这个信念一直支撑着宋春发娣活到现在。

2艰辛——26年照顾瘫痪孙子

  接二连三地失去亲人,宋春发娣差点崩溃,但想到幼小残疾的孙子,她又不得不振作,因为她知道如果连她都倒下了,孙子肯定也活不了。为了让孙子有饭吃,那时已经年过六旬的宋春发娣不得不拿起笨重的锄头,重新下地种田。干田里的重体力活对于一个年迈的老妇来说,无疑等于要她的命,宋春发娣就因为忍受不了这些,好几次都晕死在地里,幸亏邻里及时救助,才得以一次次活下来。“田里能做的事情,我都尽量自己做,像挑谷子这样实在做不了的重体力活,就花钱请人做,平时吃的青菜都是自己种的。”宋春发娣说,在自己的努力下,温饱问题是能解决,但日子还是过得紧巴巴,一年到头都吃不上几次肉。因为丁贵生不能下地走路,不能说话,日常生活都得由宋春发娣料理。“贵生不能说话,每次大小便都拉在身上,有时一天要换洗几次,家里经常臭气熏天。”宋春发娣告诉记者。困难远不止这些,丁贵生因为双腿萎缩,整天只能呆在轮椅上,有时因为找不到奶奶,经常一个人推着轮椅出门寻找,从轮椅上摔下来弄得鼻青脸肿是常有的事,宋春发娣只能一次次帮他敷药疗伤,祖孙俩经常抱在一起哭。宋春发娣说,有时看到孙子有脚不能走路,有嘴不能说话,她真的很心疼,她恨不得这些都发生在自己身上。

  随着时间的流逝,丁贵生慢慢长大成人,宋春发娣也慢慢变老。“今年开始没有种地了,实在是动不了了,只要稍微做一些重体力活就会腰酸背疼,晚上经常睡不着觉。”宋春发娣告诉记者,自己今年已经82岁了,耳朵很背,视力也减退了,平时只能靠捡些破烂贴补家用。生活的重担压得宋春发娣喘不过气来,如今的她不能下地干活了,全靠国家补助和好心人的帮助艰难度日。令人欣喜的是,去年,靠着1.5万元的民政对象建房补贴,宋春发娣祖孙俩有了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子,房间简陋的不能再简陋了,除了两张床和几张凳子就没有其他东西了,就连做饭的厨房都是好心的村民借给他们用的,记者采访宋春发娣时,她正在厨房里做午饭,说是厨房,其实连一个像样的灶台都没有,只有一个炉子和用几块砖头临时搭建的灶台,锅里炕着一些芋片,听宋春发娣说,这就是他们祖孙俩午餐吃的菜。

3期盼——孙子能有个好归宿

  宋春发娣今年已经82岁,身体状况大不如从前了,不要说体力活,就连照顾孙子都成问题。“不知道我百年之后,贵生怎么办?他还这么年轻,要走的路还很长。”宋春发娣说,要不是因为孙子,估计自己早就去找老伴了,也不会活到现在,她希望在她百年之后,能有好心人收留她的孙子,这样她就是死也瞑目。

新闻网新闻热线:0797-2557296